忠貳病。

學生黨 而且還是體育生 純自學 但是畫畫的路我會走下去

0305吳邪生快。

今年
啥都沒寫。
因為要背《夢遊天母吟留別》。

最近的一些小摸wu魚tu

男孩子沒有**主要是我不知道⋯具體長什麼樣子⋯其實我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口嗨黨⋯⋯

一個小姐姐。
受不了最近的生物課了
一會兒男寵
一會兒「你追我如果你追到我我就讓你嘿嘿嘿」
講個蜜蜂至於麼
不要停 我喜歡。

而只願你能夠記得,
美夢終究是夢。
盛再多月光在掌中,
也只是一場空。

心中的杜爾西尼婭,
只是幻影虛空。
但若人人都能織夢,
便能安度暴雨狂風,
在絕望中從容。
 
總有個杜爾西尼婭,
就算她只是幻夢。
------《總有個杜爾西尼婭》